♢楔与锁♢

这里是闪恩闪同好群 楔与锁 的群公告!日常大概会发一些接龙或者大家合力产粮!

闪恩闪同好群[楔与锁]接龙03

作者 阿袖 @阿袖

是阳光明媚的午后。
吉尔伽美什难得的清闲,没有公文,没有来报告的侍从,他倚在木椅高高的椅背,久违的想起了从前。

——一个下意识里被他当做“禁忌”的词。

绿色长发的那个人拿着金黄的麦穗冲他呼喊,阳光照进对方同样翠色的眼睛,折射出宝石的色泽。

他并不常想起这些事,然而一旦想起,却仿佛就在昨天,那场景清晰得他连对方纤长的睫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于是紧接着想起在某天夜里,少年的他自梦中惊醒,友人在一旁安慰他。

那个人问:“我的挚友,何故从梦中惊醒?”
王却像个惊惶的普通少年一般,抓住了友人的手:“一个噩梦。”
王看着对方担忧的眼神,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他只说道:“我梦见了未来。”
友人轻轻抚摸王的头发,又问:“未来?你看到了怎样的未来呢?是关于你和我吗?”
王于是答道:“不,我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千年以后,看到了此世终焉。”
友人于是笑道:“这些怎么算噩梦呢?”
王便不再回答了。

然而此刻,已经长成青年的王却能不再介怀的说出口了。
他拿着石板,石板上刻写下伟大英雄的史诗,他手指摸过一个熟悉的名字,轻轻开口道:“的确是噩梦啊——”

他梦见了千年以后,他坐在维摩那上,在漆黑的夜里浮空,他眼里望见漫天星河,脚下高楼大厦,灯光闪烁间照得低处的夜空发白。巨大的风呼啸着穿过,王独坐在王座上。
他梦见王唯一一次低头,向“神灵”许愿,许愿“某人”的重生,不,也许不是那样,王只是想要再次见“某人”一面,于是王理所当然得到了一具“赝品”。
他梦见世界支离破碎,时空错开裂痕,在万物分崩离析的掉落里,被黑暗吞噬的背景里有模糊翠色的光点,而王手持乖离剑,红色的光笼罩所有的所有。
他梦见很多很多,然而这并非王所谓的“噩梦”。

真正的噩梦——
是他梦见水天相接,在黎明的晨光里,在朝霞的虹色下,王隔着透明的幕与友人告别。

“是噩梦啊……因为我身边少了你的存在。”
王者关上了石板书。

他于是久违的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的他性格高傲,在彼世尽情战斗。王饶有兴趣的打量梦里面的自己 。
他想,是年轻时的我吗?

他又想,也许友人会嘲笑这个我也说不定,他会怎么说呢?
他于是想起友人的背影,想起他带着春日特有的勃勃生气的发,他会笑着说——
“——吉尔……”

友人回头的瞬间,他看到对方纯粹的眼睛,流露出直白的笑意。
于是梦醒了。

下一秒紧紧连接的是对方“那个时候”躺在自己怀里看着自己的眼睛。
友人哭泣着。
他说什么?他在说什么?

啊,看清楚了。
——一字一句,他呼唤着自己的名字,他说,
“我,不想死。”
而王却无能为力,只能用廉价的眼泪作为祭奠了。
那双曾经有力纤长的手紧紧握住自己,王感受到它从温暖到冰冷,他牢牢抓住它,仿佛这样就能挽留住怀里的人。
紧接着是漫长寂静的黑暗,白光猛地一闪,视野残余下黑白的场景里,有唯一的亮色悬浮在天际,对方低头凝视他,无机制的金色眼瞳冷得没有一点温度。

王再一次惊醒,这一次是真正从梦中挣脱,他还坐在他的王座上,然而桌上的摆设却提示他时光荏苒,也许他已经真正成为了一位“某人”所希望的君主。

但不等他在这难得的记忆回溯里放任情绪的迷失,下一秒,吉尔伽美什皱眉,血红的竖瞳于是越发显得冷冰冰的,他厉声喝到:“给本王滚出来!”

一道金光闪过,金色的粉末一点点从地面聚集,最后汇合做身材窈窕,衣着大胆的女人。
——或许,该称呼对方“神”?
女人娇笑着,声音像是水流相互击打的声音:“吉尔伽美什,如何?我送你的美梦还喜欢吗?”

她径直走向王座,她睁着漂亮的眼,像有流光装饰她的眼瞳,美艳的面孔露出惑人的微笑,她凑近了王,在王的耳边轻轻说道:
“我拿到了,那个你妄想借姐姐的手藏起来的——”

什么?!血色的竖瞳急剧收缩,然而还没等王质问,对方就站直了身体,化作虚影消失了。
只有女人的娇笑还回荡在房间:“哈哈哈哈!吉尔伽美什啊!难道你以为你便能逃脱神罚吗?你终究要为了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侍从从门外跑进来,神情急切:“王,大地女神的神官得到了神谕——”
然而王制止了他的话,侍从只看到王坐在他的王座,从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照在他的侧脸,留下一半明亮一半阴影。

“我知道了。”王说着就低下了头,看不清表情了。

侍从退下了,桌子上还摆着石板书,吉尔伽美什的心猛地坠下去。
那些梦——“预知”,是不是预示着什么要一一发生了?
从记忆里少年时代第一次梦到“未来”时就隐约有的预感,此刻终于要来临了吗?

王的目光越过窗户,窗外是碧蓝碧蓝的天,但那目光仿佛穿过了城邦与森林,到达了远方,和“某人”对视——对方金色的瞳孔闪过一道冷光。

远方,来自邻国的君主一身戎装,身后跟随声势浩大的军队。
将士们的神情透露出一股狂热。

——一种不正常的狂热。

他们目光追随着站在最前方的君主——那男人容貌英俊,表情冷漠。他站在高地,高声呼喊:
“战士们!拿出你们的勇武与胆识!为了伟大的基什而战!”

集结的军队也高声呐喊呼应,“为了基什”的口号像要震动天际。

绿发的“某位”站在森林的顶端,远远望着这样一支精锐之师从基什出发,去往乌鲁克。
他将会在半路上与之汇合,共同向那个男人复仇。

具体原因他并不记得,似乎从他被“神”唤醒那一刻,他便丢失了他的记忆。然而复仇的火焰在胸中燃烧,无时无刻不鞭笞着他,催促他去往那个地方,去找那个人。

去复仇!
仇恨必将以王的鲜血来洗刷!

沙沙——
风拂过树顶的绿叶,于其上站立的“某人”不见踪影。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