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与锁♢

这里是闪恩闪同好群 楔与锁 的群公告!日常大概会发一些接龙或者大家合力产粮!

闪恩闪同好群[楔与锁]接龙01

作者 小贝 @God's Hf
接龙 1.

“你有在听我说吗?恩奇都?”坐在玉座上的吉尔伽美什颇为郁闷的将目光抛向边上正阻止小狮子啃自己衣服的绿发之人:“那些长老的话你都听到了,畏畏缩缩的真是让本王丢人。”

“你是说基什的那个国王的儿子阿迦么?”恩奇都总算把白袍从狮子口里拽了出来。

前不久,基什国王派他的儿子来乌鲁克谈判,说是谈判其实就是气势汹汹的跑来乌鲁克问吉尔伽美什要奴隶,原因在于他们不想劳动自己国内的民众。这个态度别说是当时就想一剑割了对方脖子的金发的王,就连边上服侍的侍从们都恨不得把手里的果盘扔过去。当然,吉尔伽美什给了一个直接的答案——我乌鲁克没有奴隶。

吉尔伽美什今年17岁,与对方王子年纪一般,都是作为皇族最为心高气傲的时候,不过吉尔伽美什已经是王,而阿迦依旧是个王子,何况就算阿迦也是基什的王,吉尔伽美什也不会承认。于是金发的王就开始以各种方式侮辱对方使者,字字珠玑却不失风度。谈判自然没有结果,以阿迦拔剑砍断了谈判桌落幕。

阿迦的赫希娜王妃与这个王子倒是截然相反,非常的有礼貌,温文尔雅,外貌自然也是十分美丽,也多亏了她这位识大体的女子,才没让乌鲁克王宫沦为战场。

年轻的吉尔伽美什没有妻子,他只有恩奇都,恩奇都的美貌是无可争议的,但要恩奇都穿女装去挽着吉尔伽美什的胳膊抚平他的情绪,对此恩奇都拒绝的干脆利落:“滚。”

好吧,反正吉尔伽美什不在意女人。

于是他开了长老会,那些年轻气盛的士兵一个个高举着长枪:“基什王子阿迦蔑视乌鲁克,侮辱我们的国家,我们不能忍气吞声俯首称臣,我们应该拿起武器给与阿迦沉重的打击!”

而乌鲁克的长老们对吉尔伽美什的文化反应十分冷淡,总体就是四个字,以和为贵。这些卢加尔班达留下的缩头乌龟与吉尔伽美什的政治风格完全不搭调,于是17岁的年轻王者就找到了他的好友,这个正在被两头小狮子啃着衣服的人,有着缜密的头脑,比任何将领与长者都要有勇有谋的挚友—虽然看着有点傻。

“哎呀,这个不出奴隶就是打仗,当然不怂就是干啊。”恩奇都于是回应了王者,给与了这位王最为高等的振奋。

于是吉尔伽美什跑到城墙上对自己的人民作了一番振奋人心的演讲——
我乌鲁克乃是诸神之造物!
上接天云的那巨大的城墙,
安神所创建的高贵的居处, 本王则是天之子,王中之王。
对方的侵入根本无足挂齿! 基什的军队是少数,其后卫散乱,何以畏惧?! 那里的人,连向本王军队踏步而来的勇气都不曾拥有!

吉尔伽美什在人们慷慨激昂的欢呼声中,转身看向一直站在身后的恩奇都,他一皱眉,走上前去甩开了对方扛在肩上的锄头:“现在该拿的不是这个钝家伙,恩奇,把你的武器拿上,让它再一次发出威慑之光!等对方的军队来到这里,本王的光辉自然会吓的他们混乱愚挫,思维混乱!”
“…………”

战争开始的十几天后。

扎巴尔达布鲁加,吉尔伽美什的一位大将军带着他的手下登上城楼,望着外围基什的军队。扎巴尔达布鲁加是乌鲁克公认长相最具有震慑力的一位将军,吉尔伽美什以自己绝不屈尊降贵去见外围的那群杂种为由派这位大将军首先威吓一番对方。

结果不怎么好,阿迦根本没有被扎巴尔达布鲁加的容颜震慑到,反而把这位大将军派来的手下吉利斯胡尔吐里给揍了一顿。

到这里为止,怎么看都像是一部传奇史诗的开始,不过究竟是为什么——会到现在这个局面呢?

他确实是恩奇都不错,身形高八尺,没有穿着上衣,暴露在外的那满身的肌肉在光线之下被汗水润湿,无处不透露着矫健,长着一张飞扬跋扈的脸,没有丝毫的打点,浓郁的黑色发丝与络腮胡子几乎就要混杂在一起。

他穿着厚重的钢筋盔甲与野兽皮制成的长靴,皮革的护甲在他的腰上盘了一圈又一圈,他的手腕有别人两个大腿那么粗,绑着钢铁盾牌。当他站在基什军队的正前方时,几乎是遮天蔽日,就连光线似乎都不敢直射在他粗糙浑厚的背部肌肉上。

阿迦面色发白,他颤颤巍巍的指着那城墙上正朝这边探望的金发的王者:“那,那家伙是你的王么?”
“那家伙就是我的王。”浑厚的声音从八尺壮汉的嘴中轰烈而出,几乎要震碎面前士兵的五脏六腑。

无数士兵从马上摔了下来,他们几乎是卷着尘土屁滚尿流的跑走了,就连基什的军旗也被丢弃在地,包围在乌鲁克周围的阵仗顿时散成了一团。一想到要与这般可怕的人物打仗,基什的士兵们完全按耐不住自己恐惧的内心,就连马匹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似乎只是眨眼之间,恩奇都的面前,就只剩阿迦王子一人了。

单靠一张吓人的脸就整垮了敌军,乌鲁克17岁的王在城墙上笑的合不拢嘴,他总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喜极而泣,并且这种[喜]更多的是指嘲笑。乌鲁克的士兵抓准了时机冲出城外,迅速扭转了局势,他们拿下了落单的阿迦。

而吉尔伽美什依旧不下城墙,他从来都喜欢高高在上的傲视自己的手下败将。

任务完成后,恩奇都便在众人面前变回了原本的模样,一头箬竹色的长发笼在双肩与腰身,清丽的容貌展现在了阿迦王子的面前,使对方大惊失色。
“美人啊。”阿迦对周围几乎已经架在他脖子前的兵戈置若罔闻,他目光出神,一步步的走进了白袍的青年:“那王是你的丈夫么?”
“???”恩奇都表情颇为复杂,难道阿迦已经把刚才壮汉形态的自己完全忘记了么:“不是,还有请把我看做男子。”
“那么好吧,战士。”阿迦神采飞扬的神色竟也没有丝毫变化:“愿意与我共游基什么?如此的话,我保证不会再入侵乌鲁克,也会劝说父王从别处征奴。”
“去你那边玩么?”恩奇都似乎只抓住了这个重点,17岁的恩奇都,天然无垢:“好啊。”
“何等荣幸!”
“可是你现在被俘虏了耶。”

只听城墙上传来吉尔伽美什的喊声:“哈哈哈哈哈哈哈,愚蠢的阿迦!回去告诉你那个更为愚蠢的父亲自己国家的军队是多么的无用!本王真是想把刚才所看到的画面告诉给全世界的人啊!这样你这个百无一用的废柴也稍微有点价值了吧?哈哈哈哈哈!!!可是本王大发慈悲,回你的国家去吧,再也不要妄想着来乌鲁克半步了!!”

阿迦与恩奇都一同看看吉尔伽美什,又互相对视一眼。

“现在自由啦。”阿迦爽快一笑:“本王子向来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来吧,局促在乌鲁克真是太委屈你这样的人了,本王子可是无比心疼,就来看看我基什大邦的美丽繁华,就算是想要多住几日,甚至几年都可以!”

可是乌鲁克实际统治疆域貌似比基什大,这句话恩奇都自然是没说出来。

“我们现在就启程吧,与本王子坐上同一匹马吧!”
“好呀。”

希杜里,18岁的希杜里从城墙向下望去,看到恩奇都与阿迦上了同一匹马,并且飞驰而去。

“王啊,似乎有点不对劲。”
“哦?你也看到阿迦那副可笑的脸了么?哈哈哈,那是本王最大的战利品!”吉尔伽美什环抱双臂,依旧乐不可支。
“不是啊………恩奇都大人,好像和阿迦殿下跑了。”
“………哈?!!”

乌鲁克从未有过如此气氛凝重的夜晚,明明打败了敌方的军队,乌鲁克的将士们也丝毫没有尝到胜利果实的甜美。吉尔伽美什的脸也从未如此黑过,他一张郁郁寡欢的脸从城墙上下来为止到躺上床都没有变过,不知是不是希杜里想得太多,她觉得吉尔伽美什的心都碎成了几片,而且是拼不起来的那种。

两日过去,几乎没有人赶近吉尔伽美什的身。
派去基什的使者都没有表达恩奇都想要归来的意思。

第三天的夜晚,希杜里想着还是要好好劝劝王,于是她心平气和的端着美酒站到了王的房门前,敲了敲门,没有动静,喊了几声,也没有回应。希杜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于是她干脆推开房门,果不其然,房中空无一人,连同吉尔伽美什王一起消失的,还有他一向外出时才会披上的斗篷。

她的王,她17岁的年轻的王,他17岁什么都按耐不住的王。

自己一个人跑到基什去了。

评论

热度(41)

  1. God’s fiance_未耶♢楔与锁♢ 转载了此文字
    老接龙